网站首页 | 学校相册 | 网站地图 大安市ope体育特殊教育学校欢迎您的到来!

大安市ope体育教育学校

我的特教之路

90后是新生时代,崇尚新鲜刺激的事物,而我却选择了人们陌生甚至被人误解的专业……特殊教育。

2008年9月,我踏上了去远方的路,去到我一直向往的大学,长春特殊教育师范学校。那是一个新环境,没有人认识我,没有好朋友,偶尔走在校园里迎面走来几个聋哑人用手语交流着,我的心里既胆怯又好奇,我的特教梦从这里开始了。

所谓特殊教育,是对特殊儿童的教育;所谓特殊儿童,是指听力障碍儿童、智力障碍儿童、视力障碍儿童以及自闭症儿童、脑瘫儿童,这些特殊的群体。而我的大学校园里也有着各种残障类型的学生,我从来没有用异样的眼光去看他们。想沟通交流就要走进他们的世界。我开始学习,几年的在校时间,我学到了很多有关特殊教育方面的知识,自己从心底暗下决心,要成为一名优秀的特殊教育教师。

毕业之后,走进实习单位,一家资深的康复机构。一切按照程序走,听课、学习和孩子相处。第一个和我有互动的孩子是一名轻度自闭症儿童,我们完成的动作只是一个指令游戏,就是我发出指令,他来完成,简单的“把桌子上的毛巾放在椅子上”这样的指令对于他来说,都需要指定训练目标、训练过程、训练结果等步骤。当时我心里突然特难受,他们不懂外面的世界,我也不懂他们的内心世界,总之相互都是陌生的。

再后来,我来到了大安市OPE体育特殊教育学校。这里的孩子大多是智力障碍儿童,智障的程度也有所不同。重度的可能不是自闭症,但也不会说话;轻度的可以交流。我爱这份事业,我更爱这些孩子们。有时候自己心情不好时,看到他们的一个笑容,瞬间就忘了所有不愉快的事。

慢慢的,参加工作已经两年多了,这一学期有机会接手了智障班级,当上了班主任。不能说起早贪黑,但是我尽职尽责。我的班级有一个自闭症儿童,没有语言交流,能听懂简单指令,经常原地转圈,没有狂躁的情绪。还有三个唐氏宝宝,智力相对较好,说话不清晰,身体素质弱,一个基本没语言,其他两个语音清晰度也不高,正是因为这样,常常是我们班其他学生照顾的对象。剩下的属于轻度、中度智障,会读会认十以内数字,认识简单字,有书写困难。但是有两个偏爱劳动,我的孩子们总有一方面是好的,好像只要不让写字干一天活也不会累,也不喊累。班级幸亏有了他们两个,擦黑板、倒垃圾分工都是明确的,也给了大家一个整洁的学习环境。孩子们本来智商不够,不能像正常孩子对待,所以我不要求他们学会多少东西,我只希望在他们学习能力范围内,能够掌握基本的生存技能,以后能够自食其力。

我每天都和这些孩子们在一起,有时候看着他们觉得真是可怜。有的不说话站在那真的跟正常孩子没差别,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;有的本来家庭条件不错,可是为了看病却花去“血本”;有的本来条件就不好,但对自己的孩子总是有一种期待。其实最辛苦的不是老师,是父母。我们只是看着心酸,最痛苦的是他们的父母,含辛茹苦地把他们养大,却难以成人。甚至连一声爸妈都不会叫。

印象特别深的是9.11号,教师节的第二天,我早早地来到班级做课前准备。由于昨天被批评的于伟浩今天早上特别乖,来到班级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好,我在讲台前整理一会上课要用的资料,低头正准备写晨检记录的时候,一只从窗外飞进来的蜜蜂在我的手臂左右来回飞,我吓的大声喊出来,但还是一动不敢动。这时候,于伟浩看见了,一下子站起来大声说:老师,我来救你!我当时心里突然被感动了,就是那短短的几个字,真的温暖到了我。我阻止他去追赶蜜蜂,我阻止了他来“营救我”。虽然是这样,我的心却真的被他“营救了”。可爱的孩子,我要谢谢你,你的调皮,你的予人温暖,我深深的烙在了心里,因为你就是我的小英雄呀!

我的孩子们虽然没有美丽的容貌,但他们有一颗永远清澈的、纯净的心,你爱他们,他们更爱你。虽然我从事特殊教育工作只有短短的两年时间,但孩子们真诚的眼神总是能深深的打动我,能天天和这些折翼的天使们在一起,我是幸福的、快乐的!走上特殊教育之路,我永远无怨无悔!

微信“扫一扫”分享至朋友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