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 | 学校相册 | 网站地图 大安市ope体育特殊教育学校欢迎您的到来!

大安市ope体育教育学校

爱—铸就无悔的青春

姜萍毕业于长春市特殊教育师范学校,2011年9月大安市特殊教育学校成立,她便成了那里的一员。有人说:选择了特殊教育就选择了艰辛;选择了残疾儿童就选择了付出;而她选择做一名特教老师,就注定要为这个残缺的世界付出我青春和热血。

开学的第一天,领导告诉她带个大班,当这些孩子在她面前站成一队时,她的第一反应就是:怎么都比她高?看着孩子们木讷的表情,她告诉自己:“孩子们,我们会成为朋友的。我一定让你脸上露出笑容。”

下课看护孩子们的时候,她和孩子们坐在一起聊聊天。因为孩子发音不清,得边听边仔细辩解。他们问姜老师:老师,你家是男孩还是女孩?多大了?上几年了?就这样的几句问话,她听了好几遍再加手势才听明白。姜老师也像查户口的一样问他们:你家几口人啊?都有谁啊?都是做什么的?她们就是这样家长里短的聊着。在聊着过程中,她们不知不觉成了朋友。过年的时候,姜伟娜几乎天天给老师打电话:老师,过年好!你家吃什么馅的饺子?我家吃三鲜馅的。我家里都有谁谁。我在看电视。你干么呢?玩没玩扑克啊?你在哪过年啊?孩子一连串的问题,老师都认真的回答了。放下电话,老师就笑开了。女儿问:“什么事那么高兴?”姜老师大声的告诉她:“我的学生给我打电话了。”杨明发来了祝福短信。世上有很多东西,给予他人时,往往是越分越少,而唯有一样东西却是越分越多。那就是“爱!”爱不是索取,不是等价交换,而是付出,是给予。

特殊教育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耐心、爱心和责任心。去年10月初,一名多动男孩在她们班试读。孩子什么都不懂,上厕所需要人陪,一会一趟厕所,走廊里来回跑,上课一分钟都坐不住。需要全程监护。那一段时间,她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几瓣。即使这样,每次劝孩子回家,孩子的妈妈都用哀求的口吻让我们再试看几天。姜老师也是做母亲的人,完全理解当妈妈的心情。不忍心让他们失望而归。为了让孩子在板凳上多做一分钟,她的手都付出惨痛的代价,让孩子挠的血迹斑斑。那段日子着实让她痛苦了好久。她常常问自己:“这就是我所向往的事业吗?我能放弃吗?”同事告诉她:好好干,你在填补大安特教的一个空白。女儿说:“妈妈,那样的孩子你都能教,了不起。”她知道,自己放不下这份责任了。孩子妈妈拉着姜老师的手说:“老师,难为你了。为了给孩子看病,家里已经一贫如洗了。”后来,在这呆了两周的小男孩走了。但老师的心里倒有点不是滋味。脑海里反复出现这位妈妈的背影。面对他们,我就这样放弃了吗?姜老师暗暗发誓:不会的,等学校有了小班,我亲自把他请回来。不再放弃任何一个孩子。当领导将全校最闹最不让人省心的孩子转到她班时,她接受了,当领导把不会上下楼的小男孩交给她时,她没有拒绝。她利用没课的时间训练孩子上下楼。半年后,她的父母到学校,他们告诉我们:孩子进步了,现在他在五楼锁门的功夫,孩子已经自己走到了一楼,这是他们一辈子都不敢想的事。

当你面对一个智障孩子时,是无奈;可当你面对一群智障孩子时,那就是责任。班级还有个叫崔佳琪的孩子,她是自闭症儿童,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说一句话。她这样想,这样的孩子就一定先取得她的信任,才能教育她。因此,就和她培养感情。刚开始,给她梳头,边梳头边和她说话。经常是她自问自答。她的目光已经从原来的陌生到熟悉亲切。有一次她故意不给崔佳琪梳头,习惯梳头的她,还是来到老师身边。老师就做一些别的事,不理她。她急了:“老师,给我梳头”从这句话开始,师生可以简单的交流了。

智力残疾的孩子,一般肢体都不太协调。为了做这方面的康复训练,性格比较内向的她,开始和电视学简单的广场舞。学会一个动作,教一个。康复课学习动作,下课找时间师生一起练习,功夫不负有心人。正月里给刘洋妈妈打电话询问假期情况。刘洋妈妈激动地说:“这孩子变化太大了,性格开朗了许多。过年在她奶奶家,给家里人表演节目,就是在学校学的《天蓝蓝》,《感恩的心》。家里人可高兴了。谢谢你们。”听后,我很高兴。因为孩子的点滴进步都是我们的骄傲,我们的财富。这比金钱更可贵。

由于学生的缺陷各异,一个简单的字母或生字,一句平常的问候语,老师往往要教上十几遍,上百遍。机械的重复,琐碎的工作,是常人无法想象的单调。大安特教学校是寄宿制的,农村孩子都住校。这些孩子没有接受过学校教育,更谈不上良好地生活习惯。开学的前一个月,不光是班主任天天讲上课时的纪律和文明礼貌,科任老师也在一遍一遍讲。生活区的老师天天教孩子们洗脸、刷牙、叠被子。就这样,在全体教师的共同努力下,我们的孩子终于有了进步。为了巩固这些良好的习惯,我们还精心设计了月假作业。有生活篇、安全篇和学习篇。每一个篇章都有详细要求。例如生活篇里第一条就是自理能力,每天按时起床、洗脸、刷牙梳头叠被子等等。第二条是知恩感恩,每天帮家长干些力所能及的活。第三条是文明礼貌方面,家长要告诉孩子怎样接人待物,不说脏话等等。尽管老师们都做了详细要求,但第一次月假回来,学生们又回到了那种自由散漫的状态。正好那时学校要求每班开一个感恩的主题班会。为了记录这个时刻,姜老师让领导给她班全程录像。在这个活动中,设计了一个环节,让每个孩子都对着镜头说一句话。没有语言表达的郭晶晶,老师说一字,她学一个字。开完班会,姜老师就召开了家长会。把这段录像放给家长看。当看到自己孩子用那不太清楚发音说出:“妈妈,我爱你!爸爸,我想你”时,妈妈们哭了,爸爸们也趴在桌子上,两眼红红的。也许他们也没想到,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。在会上,姜老师重点说了家长对孩子的重要性。希望家校合作。没想到,以后每次放假,总有些家长打电话问老师怎么指导孩子。这让她感到了作为一名特教老师的光荣与自豪。

回首逝去的教育生活,有欢笑,有喜悦也有委屈:她的手曾被学生挠得血淋淋;新买的皮鞋被学生踩得遍体鳞伤。班级里的东西,经常在原位找不到。为了学生的安全,她不得不绞尽脑汁想:还有那些地方自己没想到,还存在那些安全隐患。普通教育培养的是明天的希望,祖国的花朵,特殊教育同样也能擎起一片蓝天,一弯残月。在教学中,姜老师注重培养学生自主学习能力,引导他们把学习当成一种习惯。利用课后时间教孩子绣十字绣、钉纽扣。学校老师还定期为困难学生捐款捐物,带无人照顾孩子洗澡,剪头。给困难学生家长送米送面。

在特殊教育学校做老师,更多的不是教孩子多少深奥的知识,而是教他们如何做人,如何身残志坚,如何创造生命的价值。姜老师从来都不后悔自己选择了特殊教育事业,在这里,她找到了人生价值,未来的路还会有荆棘,希望将继续播撒爱、创造爱、铸就爱。爱得执着,爱得大气,爱——铸就了她无悔的青春。

微信“扫一扫”分享至朋友圈